您的位置: 首页 >教学研究>教学论文>详细内容

教学论文

播种前,我们要做些什么?

来源:无锡市堰桥实验小学 作者: 胡文柱 发布时间:2020-10-10 09:37:10 点击数: 【字体:

午饭后,和着暖暖的阳光,坐在露台的小椅子上,我又一次捧起了卢梭的《爱弥儿》。《爱弥儿》是第一本小说体教育名著,许多教育史家说《爱弥儿》是继古希腊柏拉图的《理想国》以后最有价值的教育瑰宝。但华东师范大学比较教育研究所教授彭正梅在她的译著中直率地指出,卢梭的《爱弥儿》比柏拉图的《理想国》更具有现实意义,“对于现代人来说,我们只需要拥有一本《爱弥儿》就足矣”。

的确,这本教育学的经典之作,它的出版就如普罗米修斯给人间带来火种一样,其熊熊烈焰驱赶着封建教育的阴霾,在教育上掀起的是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细读《爱弥儿》,觉得字字珠玑,简单的一句话也往往引发我的联想,比如这句:“如果你不选好说话的时机,你说了也是白说。在播种以前,应该先把土地整好。”

读到这句话,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一个农民,几十年未离开土地。但自从搬进小区,便失去了耕作的条件。一个星期前,一楼人家知道我母亲是个农作好手,就把前院的一小块土地交给母亲收拾。母亲自然高兴,很快就将原来地上的杂草全部锄去,小石块清理掉,把土地平整一番,浇了一遍水。当时,我看了有些好奇:怎么种子还没播下去,就先浇上水了?但想来总是有道理,也没有问。第二天、第三天,母亲依然是翻土,碎土,浇水。我终于忍不住了,问了一句:“妈,你怎么还不种啊?”母亲笑着说:“不着急,吃透了水,让太阳好好晒晒,这样地才肥!”当时听到这句话,我也只是“哦”了一声,如今想来,母亲的言行正是对卢梭这段话最好的例证。

是啊,在播种以前,应该先把土地整好!一个普通农民都知道的道理,一个教育名家几个世纪前就强调的原则,但在现今众多教者和父母头脑中,又是怎样的认识呢?恐怕大多数人是等不及,没有这个耐心的。怎么还有这个时间专门来平整土地呢,别人可都已经种下去好几天了啊!难道我们一开始就要输在起跑线上吗?这种“一马争先”的思想只会极大地刺激人们把播种的时间提前而不是延后。于是,被绑上教育战车的一匹匹小马,被勒紧了脖子,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地向前移动。这样的超前教育一开始会给人们带来各种惊喜,看看吧,二三岁就会背不少诗词了,四五岁就弹得一手钢琴了,六七岁已经能说一口英语了。提前播下的种子吮吸着身心这块土地中少得可怜的营养,结出青涩的果实,来堆砌可怕的虚荣。但我们很快会发现,孩子童趣没有了,牢骚增多了;天真无邪的时候少了,愁眉苦脸的时候多了,整个身心处在疲于奔命的亚健康状态。

种除了播得早而外,播得多也是一个现实问题。不管孩子是一块什么样的土地,很多家长希望在这块土地上,各种各样的种都能播,而且都得发芽长叶、开花结果。于是,不少孩子小小的年纪便背上重重的书包,穿梭在什么英语班、奥数班、特长班中。反观我们儿童时期的教育,父母亲忙于生活,除了让我们吃饱穿暖,几乎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关注我们的学习和成长,在学校中学习,任务也远比现在要轻得多。记忆中的语文学习就是读读书,抄抄词语,背背课文,考试少有深奥难懂的阅读理解。五六年级的时候,写一篇三四百字的作文而得到老师的夸奖是常有的事。而这种成长情形似乎更接近于自然,我们有更多的时光流连在田间村巷,亦学习亦劳作亦游戏。相比之下,知识可能没有现在的学生丰富,解题的能力可能没有现在的学生强,但我们的身心是和谐的,是愉悦的,现在回忆起来,我们的童年有许多快乐可以反复咀嚼。

播种不是想播就播,想播什么就播什么,想播多少就播多少。播种之前,首先要平整土地,其言下之意,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那就是要让这块土地做好迎接种子的准备。这种准备由谁来促成,卢梭认为这是大自然的工作,谁都不可以越俎代庖。卢梭大声疾呼:“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极力主张:在儿童的理解力尚未发达之前,要让儿童远离社会,回归自然,到自然环境中去看、去听,不接受世俗的影响。让他们自由地奔跑,尽情地哭笑打闹。回归自然,让孩子采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这样培养出来的才是有灵性有个性的儿童。这种观点可能有失偏颇,但却在提醒我们:当一块土地还在冬眠,还在梦乡,风雨还没有带给它足够的营养,雷电还没有锻造出它宽阔胸膛的时候,我们一定不要急着去开垦它。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静悄悄地等待。待到春暖花开,地肥土沃的时候,我们再开始播种,播适量的种。演绎到教育教学上,学习的内容(种子)一定要和学生的智力水平、学习能力(土地)相适应。这种适应,并非是相等,而是尽量要让学生学有余力,就跟吃饭一样,吃个七八成饱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在日常的交流中,我也经常听一些老师谈到,班内有一些孩子,由于晚入学、因病休学重上、转学时调整年级等各种原因,比同班其他孩子要大上一到二岁,因此智力发展水平相对来讲比普通孩子要来得高一些,在学习新授,理解重点难点时所表现出来的思维的深度、广度、缜密度等思维品质都要比普通同学略胜一筹,所以学习起来比较轻松,有的甚至游刃有余。正因为如此,学习的兴趣、信心等在学习中起到重要促进的因素也在这些同学身上发挥着正向的作用。无锡有句老话,叫“毕竟多吃两年萝卜干饭个”。孩子自然的成长所带来的身体的日益健壮和心智的日益发展是客观存在的,让学生进行与他的智力水平相当的学习活动,让学生学而有余力,显然要比学生总是处在一种力不从心的被动状态要好得多,因为普通人很难在一连串的失败中还能保持昂扬的斗志,每个人都需要一些属于自己的成功来激励自己的士气,然后投入后续的战斗。

一次语文期中测试过后,同办公室的老师一边批试卷,一边哀叹:这张试卷不要说学生觉得难了,就连我也考得没信心了,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批到阅读分析的时候,她又埋怨:这些学生怎么这么笨呢,教给他们的方法就是不会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至今历历在目。其实,“恨铁不成钢”的一个默认前提就是铁总能炼成钢,且不说这个前提是否总是客观存在,就算每块铁都能成钢,但怎么成钢?什么时候成钢?要经过怎样的锻与炼?到达什么样的火候?需要多少时间和耐力?这些恐怕都是大有研究的空间。因此,平整土地的概念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种准备播种的行为,更多的是引发我们思考,到底什么时候是播种的好时候,除了平整土地而外,我们还需要注意些什么呢?

(责任编辑:范莉芳)

终审:惠山教育
分享到:
【打印正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