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科研>教育论文>详细内容

教育论文

行走在教学的困惑与求索间

来源:洛社中心 作者:唐宇灵 发布时间:2015-02-28 14:08:51 点击数: 【字体:
 
     三十年很长,三十年很短。人生简直快如一瞬,仿佛昨天还很年轻,今天开始就老了。回忆过往,其实是件悲喜交加的事,喜的是一条小溪终于汇入宁静的湖泊,一路积淀了闪亮的智慧;悲的是,生命在教学的岁月中悄悄流逝了一大段,即便自己评上“特级”,但仍觉得教学有许多困惑;即使自己的教学生命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却仍觉教学还需不断地求索。于是,骤然间,我发现,教学人生即是在困惑与求索间匆忙奔走。
年轻时,人生竟以这样的方式起步
年轻时,理想总被“现实”一次次地“击碎”。过往中,一次“不情愿”的安排,注定了此生与“教育”、“儿童”的不解之缘。曾经的“犹豫”、“彷徨”,此刻,却成了最青涩的回忆。
     1979年的冬天,很冷,那是恢复高考的第三年。当我拿到“江苏省洛社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是不由地哭了。成绩虽好,只因年龄小,大专院校还是把我拒之门外。看着成绩远不如自己的很多同学迈进大学的门槛,可自己却顶着寒风,一路打听,一路找寻,带着疲惫与无奈才找到洛师的大门,那种心酸的委屈时至今日仍记忆犹新。
     初到洛师,眼前的景象还是把我惊呆了。年长的年少的,年龄参差不齐不说;学校因为扩招,师资、校舍等问题一切都满足不了当时的要求,几个人挤在狭小的房间里,上课时不时换老师,有时甚至让我们自学;更糟的是,一年半以后即把我们推向社会实习,半年的实习一结束,我们即在这样懵懂的状态下“毕业”了。
     那时的我,心是忐忑不安的。忐忑不安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文化大革命的动乱,造成了那个年代特殊的学习环境,喊口号、讲空话的多。以至于我们这一代人基础薄弱,专业知识不扎实,更别谈教育学、心理学等专业素养了。这样的状态让我很是纠结,我能否应付得了一切?再者,两年的苦读,其实说苦读一点也不为过。恢复高考以后,拿起书本想要上学的人不少,可真正坚持的却很少,因为那时的状态完全靠自己自学。灯下,拿起向“老三届”借来的书本,对自己一遍遍说着坚持,是因为心里一直有个念头:“坚持可以离开家”,“坚持可以离开这样的环境”。诸事难料,没想到,此刻,一个农民的孩子即将教着另一群农民的孩子,而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生即将在这样的重复“演练”中度过!
     人生起步的方式设想了很多,这一次,却是我没想到的……
成长了,找到了人生第一个“坐标”
   从教历程中留下的痕迹,勾画了成长曲线,证明了成长过程,是衡量自己、评价自己的最好尺度。成长作为一个过程,需要一些外在的有形的体现,只有清楚地看到自己成长的足迹,才能走好自己的成长之路……
 人的成长,往往受事件、人物、环境三个要素的影响。和现在大多数年轻教师不同,那个年代的艰苦环境里,没人会想,也没人敢想,若干年过后能功成名就?代课教师众多的这样一个学校,很多人都只是把它当作解决生计的一份职业。而我的成长之路,却是源于遭遇到的种种问题和困难。
最初的困难是因为领导让我教音乐课。我是学数学和物理专业的,但数学只教一个班,更多的是担任中高年级的音乐课。也许是我的个性所致,尽管我是个“音盲”,尽管简谱不认识,琴也不会弹,可最终还是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第一节音乐课的手足无措直至今日依然记忆犹新。尽管课前我在识谱、弹奏、演唱上不知操练过多少遍,但第一次的“首秀”,看到的依然是孩子们茫然的眼神以及自己错乱的演奏。
 我承认,我不是属于“聪慧”的人。但灯下的“苦读”、心中的“渴望”却早已造就了我骨子里 “不服输”的性格。首先从识谱开始,我经常向别人请教,时时哼唱,甚至别人教不了的东西,我就把会唱的曲调倒过来研究,直到自己弄懂为止;为了熟练弹奏,而白天往往又会影响别人,于是只能等到晚上夜办公结束,偌大的校园只剩我一人尽情地“演练”;多少个日夜,都是夜伴虫鸣,多少个日夜,我打着手电走在静得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小路上。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之后我得到的第一个“大奖”是阳山片教师风琴弹唱比赛二等奖,负责排练的文艺节目也多次在阳山片,无锡县获奖。这个成绩对今天很多优秀的青年教师而言,也许不值一提,但对三十多年前的“我”来说,却是一种莫大的安慰。自信,坚强,信念在那一刻深深铸就。三十多年前在音乐学科上的“造诣”却直接影响了自己在数学教学上的研究。
人就是这样,往往可以因为某种兴趣,而达到“痴迷”的地步。工作之初的那几年,我先后10多次参加县、市研究班的学习。每期研究班学习,我都非常投入,从不无故缺席。就像今天我看待我身边很多优秀的老师,不是因为他们在专业研究上取得多大的成就,就凭十年、二十年如一日,准时上班,从不请假,就让我佩服之至。研究班、提高班的学习使我视野开阔,实践能力大幅提高。1986年,工作五年的我代表学校参加阳山片青年教师会课获得第一名;同年,代表片参加无锡县青年教师会课获二等奖。之后,我又成为无锡县小学数学中心组成员,更有机会和专家、学者近距离探讨数学教学问题。
在困难面前,我建立起了人生的第一个“坐标”,它让我信心倍增……
蜕变间,随着思想的羽翼前行着
   人的成长如果说最初是因为某个人、某件事、某个环境“逼迫”的结果的话,那么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环境的迥异,随着心底的那份责任不断清晰和强烈,人的“需求”越来越多,人对自身的“渴望”也越来越强。于是,作出的是一种让自己既惊讶又安心的决定:那就是,一路前行,不再回头。
  同许多人一样,人往往会在很多关键的节点改变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如果说“初露头角”的我还沉浸在教学起步的甜蜜里的话,那么,督促自己“加速度”成长的却是角色、岗位的不断更迭。其间,遭遇到的不仅仅是困惑和迷惘,同时也汲取了众多的养分。1987年起,学校任命我为教导处副主任,1990年任副校长,1995年任中心小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环境的变换,职务的变迁促使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思考。“我的发展之路在哪里?”、“教师的发展之路在哪里?”、“学校的发展之路在哪里?”等等这些问题都非常现实地呈现于眼前。
   教师的发展很多时候都会遇到“瓶颈”的状态,我同样如此。一节节公开课、示范课取得成功的同时,很多时候都会冷不丁地被别人“你怎么想到这么设计的?”、“你采用这样的教法和我们平时采用的教法有什么不同?”等等问题所语塞。一时间我突然有点怕上公开课,突然被一种莫名的找不到方向的失落侵袭全身。
 教学的养分在哪里?教学的方向在哪里?那段时间,迈向厚积薄发、智慧大气的教学风格逐步在脑中确立并形成。“学习为舟,思考为桨”便是自己教学中常伴的一种生活方式。当自己潜心阅读大量的教学专著,读懂了儿童的心理和发展时,当自己时常深究“教什么、怎样教、为什么这么教并付诸于课堂实践时,当自己立足于钻研教材、改善教材、开发教材继而带动教学方式的不断变革时,我突然发觉自己的教学视野宽广了许多。那段时间,带来的是一种由内而外教学气质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不仅仅得到了专家、同行的一致肯定,更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老师。一时间,教学的方向、发展的方向越发清晰起来。于是,“实践为经,研究为纬”又成为我和同事们探索教学改革的重要实施途径。1994年,学校参与了刘兼教授主持的“北京泛亚未来课程教材改革”,我主持了子课题《小学生自主学习课堂教学模式》的研究。在没有教参、没有范式、没有横向交流、教师底子薄弱等情况下,我积极投身改革一线,亲自担任一年级实验班的数学教学工作,从理论学习、实践探索、教学范式等层面研究和总结,并形成10多万字的改革经验。事实上,此次改革正是我国第八次课程改革前期的实验性探索,为我国进行第八次课程改革提供了鲜活的实践经验和重要理论支撑。随后,在2001年开展的第八次课程改革实验期间,我和我的团队依托已有的研究经验和成果,在教材开发、校本研究、校本培训、教学管理、教育科研等方面展开积极有益的探索,我们以“研究为羽,总结为翼”,形成了大量的具有前瞻性的研究经验和成果,在省、市以及全国范围内形成了一定的学术影响。
 当教学的前行需要另一种“高度”时,带给自己和同事的便是另一番别样的幸福。实践十年、研究十年、思考十年期间,我先后被评为“锡山市数学教学能手”、“无锡市数学教学能手”、“无锡市数学学科带头人”、“江苏省数学特级教师”。2001年还被授予中学高级教师职称。学校先后被评为江苏省实验小学、江苏省课程改革先进集体,并先后接待了北京海淀区小学、常熟石梅小学、宜兴第二实验小学等100多所学校的考察和访问。学校二十多位教师先后在省、市、区的评优课活动中获一等奖,三十多位教师成为区、市教学骨干。
 我们追寻教学高度的同时,其实是给了自己一个个台阶,拾级而上……
           成熟时,不断追问教学的新境界
成长作为一种物理现象,不仅仅是一种年龄的累积,而更是一种心灵空间的建设与拓展。追问教学的本源,思考教学的实质,所有的纷杂都被教学的使命所抛弃,留下的是对教学深深的思考。
当希望在自己的天地里继续大干一番时,人生总是喜欢在最不恰当的时候给你开个小小的玩笑。只是,在今天看来,这样的玩笑或许就是给自己的人生造就“另一种坡度”,完成一种“更高的使命”。2007年,时年48岁的我调离了相知相伴27年风雨的杨市中心小学,来到有着百年历史积淀的“老牌”实验小学——洛社中心小学。说它“老牌”,是因为它是全区最早成为“江苏省实验小学”的学校,原为我的母校——江苏省洛社师范附属小学;说它“老牌”,是因为它是一所底蕴丰厚、师资力量雄厚的学校;说它“老牌”,是因为这所学校所散发的文化气质以及走出来的每个人身上显现的略带傲慢又值得尊重的个性特点。带领这样一所学校,带领这样的一群教师曾经让我感到一度惶恐,甚至还有几许焦虑。我能否带好这群教师?我把这样的一所学校引向哪里?这是我来到这所学校之初思考最多的问题。
2007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正好是洛小百年华诞。重温历史,追忆洛小所走过的辉煌是本次校庆的重要主题之一;2007年,又是无锡市数学会课年,我和洛小的团队带领教师以毫无争议的第一名第一次在洛小的历史上也是惠山数学教学的历史上参加江苏省数学会课,并一举夺得江苏省数学会课的一等奖第一名,这给学校数学教师莫大的自信;2007年,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课题《在职场和非职场双向建构中成就教师的研究》成功开题,重点研究教师生活;2007年,学校在教学培训上投入重金,一大批教师参加全国、省、市的学科培训,开阔教学视野,收获颇丰。2007年这一年,是重温辉煌,重拾信心,重新考量教师前行方向的一年,我希望通过一年的储备实现新的飞跃。
 2008年秋,惠山教育迎来新的节点。当正、副校长考察杜郎口新形态课堂教学归来,当华师大郭思乐教授在惠山掷下“生本教育”理念这一“重磅炸弹”之后,“二期”改课浪潮扑面而来。教学的本质是什么?十年课堂教学改革的成效如何?课堂教学应该走向哪里?这些问题都与我多年来一直思索的命题不谋而合。教学不仅需要“高度”,还需要一定的“深度”。教学改革的问题必须直面学生学习方式改变的问题;教学改革的目的必须以提升学生的学习能力为重要指标,并以此成为考量课堂教学有效的重要标准;十年课改期间,面临着重要问题应该成为“二期”改课的重要课题,积累的宝贵经验应该成为“二期”改课的重要基础,继承和扬弃应该在研究中并存;这些核心的话题便是我和全校教师经过反复研讨梳理出的研究方向。
 当抛却了一切的功利,静心追问教学的本质时,即使自己快要退出教学的舞台,一切却都变得那么有意义。首先,我们提炼了研究的内容。研究内容重点围绕学生的学习方式展开;其次,我们确立了研究的方式。研究方式重点在实践、思考、提炼上体现行进轨迹;第三,我们形成了研究的方法。研究方法重点围绕模式构建、课例打造、案例研究、案例群研究、理论建构这五个层面展开。“学研”课堂的基本框架、“学研”模式的实践思考、流程意义及原则建立、操作要素的理性建构、机制保障的持续推动都是我们在提升学生学习能力,促进学生学习方式有效改变时的阶段成果和经验。在研究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和学校教师利用校本教研这一平台打造了上百节教学课例,建立了学校名师工作室,定期开展沙龙研讨和网上论坛。有那么一段时间,学校出现了一句流行语,不管何时何地,学校老师见面的问候方式变成了:“今天你‘生本’了没有?”可见研究的热情和研究的热度非同一般啊!两年来,学校的研究成果先后在省、市、区形成了一定的辐射,先后承办了江苏省数学特级教师论坛,无锡市数学教学研讨会,惠山区语文、数学、英语、科学、音乐、信技课程改革推进会二十余次,先后接待了来自上海、山东、宁夏等地的教育访问团。每次研讨会或交流活动,外校教师都对我校学生课堂中所表现出来的超强学习能力赞不绝口。另外,两年来学校又有一大批青年教师成为区、市教学骨干、领军人物。
 当我们真正触摸到教学的“深度”,才会真正体会到教育的“幸福”……
 三十年很长,三十年很短。其实时间的长短是相对的,当我们无为时,我们感叹时间的漫长;而当我们专注某件事、某个问题,并作潜心研究时,我们触摸时间的留痕便会感叹时间的飞逝。作为教育工作者,在困惑中不断求索,穷尽一生,我仍感到无悔。
                                          (责任编辑:方 涌)
分享到:
【打印正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