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新闻>教育瞭望>详细内容

教育瞭望

学而思等校外补习缘何疯狂?政府与奥数博弈已半个世纪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22 15:09:21 点击数: 【字体:
     一个班80%的孩子报名学而思培训机构……日前,都市快报以八个版的规模报道了《疯狂学而思》,虽然反映的只是杭州的学而思报班现象, 但也折射出了现如今“学生课业负担从课内转向课外”的现实。

  疯狂的校外补习,到底是谁之过?

  “奥数”热潮 政府早在1994年开始治理

  11月9日,一篇调查“学而思”教育培训班的报道,近几日在中小学家长朋友圈刷屏,并引发了一系列连锁效应和巨大争议。 众所周知“学而思”是以思维训练(奥数)培训见长。采访中,很多家长也承认,除了希望快速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还有一个更直接的目的,就是为小升初做准备。

  同样,日前,一篇关于北京海淀区“拼娃”大战的报道也在社交媒体上刷屏。北京一些小学生家长每年花10万元为子女报各种奥数培训班。连一些本来想让孩子自由成长的家长,也因为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得已帮孩子报了班。而家长给孩子疯狂报班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上一所好学校。

  而中国网记者了解到,对于“奥数”热潮,政府其实早在1994年就开始了治理,1994年,中国教委基础教育司(现教育部 )召开各学科竞赛负责人参加的会议,提出停办奥校。这是相关部门第一次正式提出取缔奥校。但是1996年的限制竞赛的风潮一过,各种竞赛又相继开展。1997年,中国数学学会恢复了小学数学竞赛。一时间,中国大地兴起奥赛热。奥数与“反奥”数次陷入轮回,2005年,北京叫停了奥数竞赛之一的“迎春杯”。 2012年8月21日,北京市教委再次申明,将坚决禁止各种升学考试与培训机构挂钩。这是北京市政府部门第三次向“奥数热”发出警告。2016年11月14日,上海市教委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海教育”发布了《公告|严禁将竞赛获奖证书作为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录取依据(附民办中小学声明)》,这则声明,明确禁止看证书录取的方式。

    禁令下的培训班缘何“茁壮成长”

  “早在2005年,北京已叫停中小学举办奥数班。但由于此类培训班力量强大,影响了社会认知力,导致报班家长越来越多。”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2001年教育部发布奥数禁令后,随后几年,广东、河北、浙江、江苏等地陆续采取措施,禁止举办奥数班、叫停“奥赛”。今年初,北京市教委又发文明确要求公办学校“不得将各种竞赛成绩、奥数考试成绩、奖励、证书等作为学生入学的依据”。

  缘何政府禁令年年下发,但是依然阻止不了家长的报班热情?

  《海淀拼娃之战》一文指出,自1998年推行小升初免试入学以来,北京市的小升初一直坚持公平、就近入学的原则。但由于随机派位的中学良莠不齐,以致在暗处以奥数成绩、竞赛证书为依据的选拔方式成了北京部分小升初家长的“救命稻草”。北京市某中学校长坦言:虽然教育行政部门三令五申,学校不得将各种竞赛成绩、奖励证书作为入学的依据,但为了能进好学校,家长们只好拼命给孩子报班。

  尽管“提前点招”、“把竞赛证书当入学依据”、“合办培训班”等行为已经被教育部明文禁止。但在小升初大派位的背景下,许多重点中学由于名额有限,只能用推优、特长生等条件选择优秀生源。也正因如此,在禁令下,很多培训机构和比赛考试不停改头换面,仍然“茁壮成长”。

    新闻回顾:奥数半个世纪的兴与废

  从1956年被引入至今,奥数在中国经历了60年的兴衰

  “半个世纪前,华罗庚从苏联将奥数带回中国时,他的目的只是普及数学科学。”从事奥林匹克数学教育研发工作30多年的周春荔说,现今的奥数变味了。

  1956年

  初进中国 一波三折

  1956年,华罗庚首次尝试将奥数引入中国。在华罗庚、苏步青等老一辈数学家的倡导下,由中国数学理事会发起,举行了首次中学生数学竞赛。这次只在北京、天津、上海、武汉四个城市试办。

  1962年,北京、上海、成都等五个省市开始举办数学竞赛,此后的1963年、1964年,北京又连续举办两届数学竞赛,1965年到1977年,我国的数学竞赛中断了13年。

  1978年,原国家教委和中国科协举办部分省市中学生数学竞赛,确定北京、上海等8省市为参赛省市,全国20万在校生参加。

  1979年,8省市数学竞赛扩展为全国数学竞赛。谁也没想到,第一次全国大赛成为双刃剑。资料显示,因人力物力消耗过大,上级批复决定在五年内不再举办类似的全国竞赛。但从这年开始,全国各个省市都开始各自举办本地区的数学竞赛。

  1980年

  由“官办”变“民办公助”

  1980年停办全国数学竞赛,原国家教委和各省的教育行政部门不再组办数学竞赛, 1981年,由中国数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北京数学会发起全国高中数学联合竞赛,25个省市参加,1982年由上海组办,28个省市参加。以后各省市轮流组办,由中国数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进行调节。

  中国学生数学竞赛事业的快速发展引起了国际注意,随后几年,中国不断接到IMO(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举办国的邀请。1985年,两名学生被选拔出来远赴芬兰参加第26届IMO。这次赛后,北京成立了“数学奥林匹克学校”,类似于当今的数学集训班。

  1998年

  奥数走入火爆阶段

  1990年,第31届IMO来到了中国,此后,奥数开始在中国兴起。当时更多的人看到了商机,一些退休人员、离职人员纷纷办起了“奥数”培训班。

  1998年,“小升初”取消统一考试,奥数走入火爆。这类培训机构中与奥校最大的不同是,目标明确指向升学。

  存废

  政府与奥数的博弈

  对于“奥数”热潮,政府其实早在1994年就开始了治理,1994年,中国教委基础教育司召开各学科竞赛负责人参加的会议,提出停办奥校。这是相关部门第一次正式提出取缔奥校。

分享到:
【打印正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