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教育视界:教育督导,新起点上扬帆远航
来源: 网络转载 点击数:4143 日期:2016年09月19日
教育视界:教育督导,新起点上扬帆远航
来源:督导室 编辑日期:2015-5-30 16:34:50 点击数: 102

金秋十月,收获的季节。

  对于我国教育督导战线而言,收获的喜悦接踵而至:

  10月1日,新中国第一部专门的教育督导法规《教育督导条例》开始实施;

  10月11日,我国最高层级的教育督导机构——国家教育督导委员会正式成立,首批聘任的171位国家督学接过大红聘书正式履行使命。

  有评论称:这两件大事注定会载入我国教育发展史册,标志着我国教育督导的组织与制度建设取得里程碑式的突破,教育督导事业从此提升到“国家级”层面,进入法制化轨道。

  督导条例“新”在哪里

  从1977年邓小平同志提出恢复重建教育督导制度以来,我国教育督导工作走过了30多年的发展历程,教育督导制度伴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和教育的改革发展逐步健全和完善。

  “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战略、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需要教育督导发挥更重要的保驾护航作用。”教育部督导办主任何秀超表示,从法律上进一步确立教育督导的职能,才能从根本上保障教育规划纲要提出的教育改革发展各项目标任务的完成。

  为此,2004年教育部就开始酝酿起草《条例》。“八年磨一剑。”2012年8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条例》(草案),并于9月中旬正式颁布。

  《教育督导条例》对教育督导制度进行了系统设计,使新时期教育督导工作有法可依、有规可循。《条例》的实施,从法制层面解决了教育督导长期存在的一些关键问题——

  一是提高了教育督导的法律层级。过去教育督导的依据是1991年国家教委颁布的《教育督导暂行规定》,属于部门规章。这次《条例》上升为国家行政规章,具有法律法规的强制性,提升了教育督导的权威性。

  二是丰富了教育督导的内涵。《条例》规定了教育督导的职能、范围、内容和实施程序,明确了督导机构的法律地位、权利义务,强化了督促整改和监督问责。《条例》的颁布,健全了决策、执行、监督相互协调的教育管理模式,是对中国特色教育基本制度的重要完善。

  三是扩大了教育督导的范围。过去,教育督导的范围主要是基础教育,督导的对象主要是中小学校。《条例》明确把各级各类教育纳入督导范围,督导对象扩展到下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各级各类学校和教育机构,实现了“全覆盖”。

  四是规范了教育督导的类型和程序。过去由于缺乏明确的依据,教育督导的程序和方法存在一定的随意性,影响了教育督导的公信力。《条例》把教育督导分为综合督导、专项督导和经常性督导三类,并分别明确了工作重点,确定了严格的程序,有利于保证监督的公开、公正和有效。

  “三位一体”的督导体系

  人们注意到,《条例》明确的教育督导事项,涵盖了政府各部门履行职责、学校教育学生的主要方面,构建了督政、督学、监测“三位一体”的督导体系,实现了督政与督学并重、监测与评估并重的督导格局。

  近年来,各地积极开展试点,积累并总结了一批教育督导体制改革的实践经验。天津市积极探索教育管办评分开的新机制,2011年成立了天津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委员会主任由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兼任,解决了不能监督同级相关部门、监督下级政府不力等问题。

  天津市副市长、天津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主任张俊芳认为,现代教育管理是“三驾马车”,即决策、执行和监督。决策是否完善,措施怎么改进,关键要靠严格的监督和科学的评估,而这正是教育督导的意义和职能。

  “通过教育督导,我们可以及时得到反馈信息,及时发现哪些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哪些措施需要进一步调整,哪些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谁的工作是扎实的,谁的工作是浮夸的。”在张俊芳副市长看来,教育督导工作就是“眼睛”的延伸、“耳朵”的延伸和“脚步”的延伸,“教育督导工作越深入、越真实,教育决策就越科学、越准确,工作推进就越扎实、越有效。”

  湖南省于2006年颁布实施《湖南省教育督导条例》,力推教育督导法制化、规范化,2010年在全省范围内建立省、市、县三级督学责任区制度。曾长期担任湖南省教育厅厅长的现任省政府教育顾问张放平说,近8年来,湖南省把教育督导作为教育强省建设的重要抓手和重要保障,一手抓督政,一手抓督学,通过“两项督导评估考核”,基本理顺了教育经费和教育人事管理体制,共计追补教育经费23.7亿元。

  一些高校也从实际出发,积极探索通过教学督导提高教学质量。今年3月30日上午,新疆医科大学召开第二届教学督导委员会成立大会,校长哈木拉提•吾甫尔作为本届教学督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向39位教学督导委员会成员颁发了聘书。该校党委书记李斌表示,高校教学督导就是通过督促、检查



金秋十月,收获的季节。

  对于我国教育督导战线而言,收获的喜悦接踵而至:

  10月1日,新中国第一部专门的教育督导法规《教育督导条例》开始实施;

  10月11日,我国最高层级的教育督导机构——国家教育督导委员会正式成立,首批聘任的171位国家督学接过大红聘书正式履行使命。

  有评论称:这两件大事注定会载入我国教育发展史册,标志着我国教育督导的组织与制度建设取得里程碑式的突破,教育督导事业从此提升到“国家级”层面,进入法制化轨道。

  督导条例“新”在哪里

  从1977年邓小平同志提出恢复重建教育督导制度以来,我国教育督导工作走过了30多年的发展历程,教育督导制度伴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和教育的改革发展逐步健全和完善。

  “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战略、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需要教育督导发挥更重要的保驾护航作用。”教育部督导办主任何秀超表示,从法律上进一步确立教育督导的职能,才能从根本上保障教育规划纲要提出的教育改革发展各项目标任务的完成。

  为此,2004年教育部就开始酝酿起草《条例》。“八年磨一剑。”2012年8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条例》(草案),并于9月中旬正式颁布。

  《教育督导条例》对教育督导制度进行了系统设计,使新时期教育督导工作有法可依、有规可循。《条例》的实施,从法制层面解决了教育督导长期存在的一些关键问题——

  一是提高了教育督导的法律层级。过去教育督导的依据是1991年国家教委颁布的《教育督导暂行规定》,属于部门规章。这次《条例》上升为国家行政规章,具有法律法规的强制性,提升了教育督导的权威性。

  二是丰富了教育督导的内涵。《条例》规定了教育督导的职能、范围、内容和实施程序,明确了督导机构的法律地位、权利义务,强化了督促整改和监督问责。《条例》的颁布,健全了决策、执行、监督相互协调的教育管理模式,是对中国特色教育基本制度的重要完善。

  三是扩大了教育督导的范围。过去,教育督导的范围主要是基础教育,督导的对象主要是中小学校。《条例》明确把各级各类教育纳入督导范围,督导对象扩展到下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各级各类学校和教育机构,实现了“全覆盖”。

  四是规范了教育督导的类型和程序。过去由于缺乏明确的依据,教育督导的程序和方法存在一定的随意性,影响了教育督导的公信力。《条例》把教育督导分为综合督导、专项督导和经常性督导三类,并分别明确了工作重点,确定了严格的程序,有利于保证监督的公开、公正和有效。

  “三位一体”的督导体系

  人们注意到,《条例》明确的教育督导事项,涵盖了政府各部门履行职责、学校教育学生的主要方面,构建了督政、督学、监测“三位一体”的督导体系,实现了督政与督学并重、监测与评估并重的督导格局。

  近年来,各地积极开展试点,积累并总结了一批教育督导体制改革的实践经验。天津市积极探索教育管办评分开的新机制,2011年成立了天津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委员会主任由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兼任,解决了不能监督同级相关部门、监督下级政府不力等问题。

  天津市副市长、天津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主任张俊芳认为,现代教育管理是“三驾马车”,即决策、执行和监督。决策是否完善,措施怎么改进,关键要靠严格的监督和科学的评估,而这正是教育督导的意义和职能。

  “通过教育督导,我们可以及时得到反馈信息,及时发现哪些政策需要进一步完善,哪些措施需要进一步调整,哪些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谁的工作是扎实的,谁的工作是浮夸的。”在张俊芳副市长看来,教育督导工作就是“眼睛”的延伸、“耳朵”的延伸和“脚步”的延伸,“教育督导工作越深入、越真实,教育决策就越科学、越准确,工作推进就越扎实、越有效。”

  湖南省于2006年颁布实施《湖南省教育督导条例》,力推教育督导法制化、规范化,2010年在全省范围内建立省、市、县三级督学责任区制度。曾长期担任湖南省教育厅厅长的现任省政府教育顾问张放平说,近8年来,湖南省把教育督导作为教育强省建设的重要抓手和重要保障,一手抓督政,一手抓督学,通过“两项督导评估考核”,基本理顺了教育经费和教育人事管理体制,共计追补教育经费23.7亿元。

  一些高校也从实际出发,积极探索通过教学督导提高教学质量。今年3月30日上午,新疆医科大学召开第二届教学督导委员会成立大会,校长哈木拉提•吾甫尔作为本届教学督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向39位教学督导委员会成员颁发了聘书。该校党委书记李斌表示,高校教学督导就是通过督促、检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