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匡村实验学校: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
“纪念苏霍姆林斯基诞辰100周年大会”观摩记
来源:匡村实验学校 德育处 陆晓涛 点击数:141 日期:2018年11月08日

  10月26日至29日,中国陶行知研究会苏霍姆林斯基研究专业委员会纪念苏霍姆林斯基诞辰100周年大会暨第四届学术年会在郑州经开区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教育界代表与郑州经开区学校代表共同缅怀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有幸作为匡村实验学校的代表参加此次盛会,观摩了相关活动,聆听了专家讲座,收获颇多。
  记得本次大会上一位专家说道:教师的个人成长,可以经历听、悟、说、写等几个阶段,这里的“写”应该有特定含义,意指经过长期的自我实践和思考,总结和梳理,逐渐形成自己特有的体验、体会和思考,乃至自己的教育思想,然后写成论文和著作,这应该是个人专业发展的最高境界了吧。我们听完报告或者参加完一个研讨会,要求写一点感悟,应该是属于“悟”的阶段,相当于整理课堂笔记以及错题整理之类,把所思所想、所悟所感、或者灵光一现的东西,甚至是一鳞半爪的思维碎片,及时记录下来,是很有必要的。下面就是我的一点不成体系的感悟。
  苏霍姆林斯基,几乎每个经验介绍或者讲座的老师都会提到他的名言,很多教育论文都会引用他的名字,让很多老师(包括我)终于达到对他熟视无睹的程度,就好比炒菜总是要加盐的,到后来没有人去思考:为什么炒菜一定要加盐,当初世界上第一份炒菜就是加盐的吗?盐的成分是什么?盐对菜有什么功能?可以说这次“情感教育与班集体建设暨纪念苏霍姆林斯基诞辰100周年大会”使我对苏霍姆林斯基生平以及他的教育思想有了焕然一新的认识,越了解他的事迹和思想,内心就越发浮起对他的钦佩之心。
  专家和大咖的报告和讲座,确实像“引火棒”,点燃了我心头学习的热情,苏霍姆林斯基毕生都在学习,天天坚持阅读和写作,天天坚持听课,探究学生,记录教学案例。想当初我也是一个喜欢读书,走到哪里就先找书店的青年,什么时候“沦为”一个半年度不了一本书的“油腻中年”了?我能否尝试每周坚持阅读?每天抽出哪怕一丁点时间来阅读?因为刚开完大会,对苏霍姆林斯基和帕夫雷什中学怀有强烈的探究心,所以返校后,立马把之前学校下发的《要相信孩子》、《给老师的建议》等几本霍氏著作从书架最边角处翻了出来,掸掉封面积灰,翻阅起来,端的是开卷有益啊,正翻看呢,学校图书馆老师送来一份《德育报》,居然第4版整个版面都是吴盘生老师专访帕夫雷什中学校长瓦·德尔卡琪女士的专访,如饥似渴一口气读完,感觉受益匪浅,可见读书也要有时机啊。接下来我打算把翻出来的两本霍氏著作、大会期间领到的《苏霍姆林斯基在中国丛书》这三本书认真读一遍,时间可以安排在课间喝茶时、批作业头晕时、晚自修教室值班时,估计一两个月能读完吧。我不确定能收到多少效果,但是假如能藉此机会,重新燃起我读书的欲望和激情,那也是收获满满的事情。
  “霍姆林斯基虽然生活在苏联的国家体制以及主流意识形态之下,但他的教育思想和实践经验,却能超越时空,具有广泛而长久的力量、他为培养“真正的人”而殚精竭虑的教育精神和大爱,具有永恒的价值。他不盲从,不跟风,敢于独立思考,即使对位高权重者和学术权威,也敢于直言和批评,他是一位敢于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教育家”。以上文字出自朱小蔓教授的评价。由此我想到,在探索行走的途中,经常抬头看路而不只是埋头赶路,独立思考和不断反思显得多么重要。李镇西说,苏霍姆林斯基所谓教育,并非是教师单方面王学生空荡荡大脑中灌注“美好的思想道德”,而是尽量设法点燃儿童心灵深处“想做好人”的热情。北京市关心青少年协会副会长、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冉乃彦老师也指出:在儿童自我教育的问题上,苏霍姆林斯基关的观点是:人是通过自主活动获得的主动发展的;如果孩子的教育发展过程,完全是外在的东西,他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就同样不是在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只有主动发展,才是真正的发展;而主动发展必然建筑在一个自我教育过程上。这令我反思:我们如火如荼开展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该如何研究孩子心理,结合孩子们特点,采用什么有效方式,才能走进孩子心灵,真正换气他们的共鸣和触动呢?铺天盖地在大街上、车站、公交上、商场、围墙、教室,凡是能眼睛扫描之处,刷满标语,能真正收到教育效果吗?或者反而令人逆反,或者熟视无睹最后视而不见?
  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说的就是践行,也就是知行合一。苏霍姆林斯基毕生都是一个行动研究者。他为中国教师树立了标杆,他在中国教育界的地位至高无上,但是他并不是在为后世教师提供一套“教育圣经”,而在于他的身体力行,为我们示范了一条可行并长期有效的教师之路,启发我们从中汲取智慧和精神力量,找到自己的成长之路(思想、行动和人格)。苏霍姆林斯基具有大爱之心,他爱每一个孩子,哪怕是有缺点的孩子,但是他不是溺爱,如果孩子屡次违规,触犯底线,他也会实施惩罚。他的著作中提到一个例子,对于一个屡教不改的欺负女生小男孩,采用同时捆绑他自己和小男孩的右手,然后两人共同在校园生活一天,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行走,令小男孩体会到失去自由的代价,终于使小孩子有所感悟。这就是惩戒的艺术,惩罚不等于体罚,这种高超的教育艺术只有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才能获得。
  学习苏霍姆林斯基的道路很长,我想自己既要做一个“听听很感动、想想很激动”的学习者,更要做一个“回来就行动”的人,在长期学习实践中前行。


更多